辽宁35选7玩法
 
新聞檢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簡體 繁體
投稿熱線:0564-5033923傳真:0564-5033923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首頁 | 霍山新聞 | 國內國際 | 圖說霍山 | 盤古搜索 | 媒體看霍山 | 財經縱橫 | 文明創建
霍山概況 | 人文霍山 | 招商引資 | 旅游休閑 | 人民搜索 | 佛子嶺論壇 | 專題專欄 | 理論學習
  當前位置: 人文霍山

畢生英氣可干云
字體:  】  2015年01月26日09時10分

  2014年4月,應上海魯迅紀念館之邀,有幸參加李霽野先生誕辰110周年紀念會。會后,副館長樂融先生贈我一套《李霽野文集》九卷及《補遺》兩卷。展開文集,讀到了李霽野先生關于佛子嶺水庫的兩首詩,一首是《佛子嶺水庫》,另一首是《佛子嶺水庫主任》。佛子嶺水庫乃是新中國初建之際我國自力更生建造的第一座大型水庫,是享譽世界的淠史杭灌溉工程的開篇巨制,是六安人民用鮮血和生命創造的世界級人工奇跡,作為一個六安人,我自然對李先生這兩首詩特別留意。

  《佛子嶺水庫》比較短,只有3小節,第一節寫詩人感受到的佛子嶺水庫的美景:

  “佛子嶺水庫皺起了縠紋,

  水面搖蕩著山巒的倒影。

  晴空里飄蕩著縷縷的白云,

  高樹上傳過來陣陣的鳥鳴。”

  此情此景,把詩人的思緒引回了童年的夢境:

  “在童年我不過以假當真,

  心會那別人描繪的美景;

  映山紅映山白招引眼睛,

  蘭草花的芬芳浸潤心靈;

  破曉時有百鳥噪林,

  深夜里有清泉淙琤。”

  這首詩寫于1957年11月29日夜,那是詩人從天津回到闊別多年的家鄉采風,接待他們的是佛子嶺水庫管理處的主任。詩人對這位主任印象特別深刻,第二天夜里,詩人用白描的手法,為這位主任寫了一首長詩《佛子嶺水庫主任》,這首13節42行的長詩,把這位主任的音容笑貌刻畫得栩栩如生。讀了這首詩,使我對這位主任肅然起敬,同時,也使我急切地想去了解這位主任現實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經人牽線,我赴合肥,專程拜訪了老主任的兒子李華先生,漸漸地我把現實生活中的那位老主任與詩人筆下描繪的主任重合在了一起。

  “他純樸得像一個農民,他頑強得像一個戰士。”詩人一開始就為我們刻畫出老主任的形象:他是一位純樸的農民,他出生在湖北紅安,輩輩都是窮苦的農民,兄弟姐妹一大幫,苦命的父母實在養不活他們,所以,他十來歲就到武漢去當學徒,做木工,聊以養活自己。

  他是一位戰士,16歲那年,他的家鄉爆發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聽說打土豪可以分田地,可以吃飽穿暖,他毅然回家參加了紅軍,成為一名戰士。在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建設中出生入死,屢立戰功,后來,參加了二萬五千里長征。所以,詩人寫道:“他十六歲就參加了紅軍,經歷過二萬五千里長征。”“我們親切地彼此看望,他的臉上有戰斗的風霜。”

  他經過槍林彈雨的8年抗戰,參加了3年解放戰爭,隨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他所在的90師參加了大別山剿匪,曾經“三擒岳葫蘆”,詩中寫道:“他在這一帶山區打過游擊,他指給我看當年紅軍的崗哨,哪里是被搗毀的白匪窠巢,還有那建在山頂的佛子廟。”“為了親愛的故鄉的解放,他在這里戰斗并流血負傷。”他一生多次負傷,身上留下大大小小20多處傷疤,最危險的有兩處,一處是敵軍的一顆子彈正中他的眉心,嵌入他的腦門,幸運的是那顆子彈是穿過掩體的虛土打中他的,不然,他當時絕無生還的可能。那顆子彈是他自己用手生生掰下來的,好在沒有傷及腦髓。還有一次,一顆子彈從他的左頸打進,從右頸洞穿而出,差一點要了他的命,當時在老山里養傷,沒有醫藥,就靠鹽水洗傷口,慢慢康復,老鄉家天天白水熬魚湯給他補充營養,那種魚湯雖然救了他的命,但是,也使他終身不再喝任何魚湯。

  1952年,佛子嶺水庫工程上馬,他和他們的90師被改編為水利師,他是2團團長,自然成為一位水利工程指揮員。詩人寫道:“他的手上有勞動的厚繭。”“他談起水庫的工程,他熟悉水利建設的技術。目語表示他從靈魂深處,熱愛這里的一草一木。”“他對空揮動著鐵拳,敘述往年洪水帶來的災殃”“他記起許多同志在這里枕戈,獻出生命來改造祖國的山河!”在水利建設大軍中,他因為學過木工,在那純手工時代,制模型,做殼子板,建工房,修橋梁,他的手藝都派上了大大的用場,再加上他像打仗一樣的拼命三郎精神,使他在佛子嶺工程建設中貢獻突出。

  “從參軍戰斗轉入和平建設,他參加了興修水利的工程。他像作戰一樣地起勁,他的模范行為深入人心。”

  1959年,他和六安的幾位勞模一起,進京參加表彰大會,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佛子嶺水庫建成后,他就地轉業擔任水庫管理處第一任主任,一干就是16年。

  “他有一個四五歲的兒子,調皮地站在他的膝間,他不讓兒子打斷我們的言談,兒子卻叫他做一個貓洗臉。他板起臉把兒子放到門外,他難為情地看了我一眼;兒子的笑臉在門外一隱一現,不一會他又把兒子抱到膝前。”詩中寫道。

  鐵膽英雄也有兒女情長,詩人記錄的這個畫面非常溫馨,這個調皮的兒子應該和我差不多大小,我一定得見見他,因此有了我的合肥之行。我們相約在合肥紅三環體育場見面,在一張象棋桌前坐下,我遞上打印好的那兩首詩,李華讀著那沒有讀過的兩首詩,深情地回憶起他的父親———詩人筆下的老主任。

  “他沒有子女。”李華緩緩地說。我不禁有些錯愕。他略顯傷感地述說著塵封已久的往事,直叫我聽得唏噓不已。

  他說,父親戰功卓著,無數次負傷。母親胡愛卿從湖南常德的一個劇團里跑出來參加革命,跟著紅軍南征北戰,出生入死,后來擔任團后勤部指導員,她嫁給父親后,一直沒有生育。最后,經父母同意,組織出面準備為他們物色一個孩子。

  90師2團有個參謀叫姚谷香,參加革命前,窮得娶不到老婆,后來收留了一個被人販子從北方拐賣來、無名無姓的女孩。這個女孩嫁到姚家生了兩個男孩,第二個孩子剛剛生下,姚谷香就參加革命走了,3個月后,這位苦命的母親就撇下兩個同樣苦命的孩子撒手人寰。姚谷香空給家里留下一個好聽的名字,可是兩個失怙的苦孩子既見不到“谷”,更聞不到“香”,大哥哥姚新安抱著3個月大的弟弟只好逃荒要飯。家里的變故,對于南征北戰的姚谷香來說一無所知,他只知道家里有兩個兒子,當他聽說組織上要為團長物色兒子時,就向組織表達了愿意把自己的兒子給團長一個的愿望。組織立即派人前往姚參謀老家,幾番周折,終于找到了小兄弟倆,把弟弟接到了佛子嶺,成了老主任的兒子,起名叫李華,這一天是1952年1月3日,從那以后,這個日子就成了小李華的生日,并隨戶口和身份證一起伴隨他的一生。當時只有兩歲的他對此毫無記憶,因此,直到長大,他一直認為老主任就是他的親生父親。老主任去世前,才把這個秘密告訴了他,并囑咐他一定要認回自己的生父姚谷香。“媽媽的日記里詳細記錄下這些陳年舊事,可惜,媽媽的日記因為年久受潮,已經成為一大摞紙餅,再也無法打開。”李華說。老主任夫婦待他視同己出,疼愛有加,送他去當兵,轉業后,回到父母身邊工作,成為一名水電工人,他自始至終像親兒子一樣為父母盡孝送終。

  老主任不識字,沒有什么文化,但是,他心明眼亮,立場堅定,對人對事對物都有鮮明觀點。他一生堅守軍人作風,嫉惡如仇,脾氣“雜毛”但不古怪,對管理處的職工和當地百姓一往情深,誰家有個大事小情,都喜歡求老主任幫忙。佛子嶺水庫離縣城有十多公里,遇到職工和老鄉家有危重病人,無論雪夜還是狂風暴雨,管理處的車隨叫隨到,保證把病人送去縣醫院。

  老主任對自己卻要求十分嚴格,在佛子嶺水庫管理處主政十幾年,一身正氣,兩袖清風。直到去世,他的遺產只有一只公家作價6元錢的床頭柜和一張作價8元錢的木床。這樣一位老紅軍、勞動模范、建設功臣,離開這個世界時沒有親生的子嗣,沒有像樣的遺產,清清白白而來,干干凈凈而去。根據老主任的遺囑,他的骨灰被安葬在佛子嶺大壩下面的山坡上,他的墓面對著壩下的淠河,他要永遠看著源源不斷的淠河水從他的眼前流過,去澆灌千萬畝良田。

  我在老主任的侄孫子引領下,撥開層層荊棘和霸王草,緩緩地踏上70級臺階,懷著十分崇敬的心情來拜謁老主任。不大的墓碑上鐫刻著:“李畢云,生于1908年6月16日,卒于1988年9月12日”,我虔誠地為老主任深深鞠躬。我想,老主任并非沒有子嗣,千千萬萬喝著清清淠史杭之水的人們都應該是老主任的傳人;老主任的墓碑并非不高大,那巍巍的大壩和高高的佛子嶺分明就是鐫刻著他英名的豐碑;老主任并非沒有遺產,這令全世界為之贊嘆的淠史杭工程以及因此鑄就的淠史杭精神,不正是老主任那一代人留給我們最大的而且永不枯竭的遺產嗎?

  相關鏈接:

  偉大工程:佛子嶺水庫

  佛子嶺水庫位于皖西大別山區霍山縣佛子嶺打魚沖口,東經116.16度,北緯31.16度,距霍山縣城17千米。水庫大壩坐落在佛子嶺鎮南2.5千米處,故得此名。據清光緒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霍山縣志記載,此地原稱“佛寺嶺”,佛子嶺之名即自“佛寺嶺”演化而得。水庫興建于1952年1月,竣工于1954年11月。

  它是中國淮河支流淠河東源東淠河上游一大型山谷水庫,淮河流域第一座鋼筋混凝土連拱壩大型水利樞紐工程。

  水庫攔河壩長510米,高70多米,是混凝土連拱壩,可防較強烈的地震。壩有泄水閘門8道,灌溉閘門兩道;并設有水力發電站,所發電力主要輸送到六安、合肥等城市。水庫集水面積約1.840平方公里,可以攔蓄5億立方米洪水。可使淠河兩岸農田免除水患,在旱季則可及時灌溉,灌溉面積達33萬公頃。淠河上游航運條件改善以后,大別山區的茶、麻、竹、木等山貨已可源源運出。

  防洪防洪是佛子嶺水庫的主要功能之一,由于庫區地處海拔700多米的大別山區,且季風氣候顯著,冷暖氣團接觸頻繁,并易受臺風影響,故多暴雨和大暴雨,加之淠河長期缺乏治理,洪澇災害頻繁。據志書記載:自公元973年至公元2001年,本地區計發生水災50次,其中特大洪澇災害33次,建國以來,發生較大洪澇災害10多次,平均4年1次,以1954年、1969年、1975年、1984年、1991年、1999年6次最甚。佛子嶺水庫建成后,可保下游85個鄉鎮、93萬人口、80萬畝良田免受洪澇災害。建庫至2005年,佛子嶺水庫共攔截大小洪水212次。

  為進一步提高佛子嶺水庫的防洪標準,2005年12月,國家在佛子嶺水庫上游漫水河中段開工興建白蓮崖水庫。此庫建成后,佛子嶺水庫的防洪能力可由1000年一遇提高到5000年一遇。改變佛子嶺水庫長期處于不安全狀態下運行的現狀,減免東淠河洪水對淠河下游乃至淮河干流的威脅。

  灌溉佛子嶺水庫是淠史杭灌區主要水源之一,其灌區稱淠河灌區。總控制面積6000平方公里,主要有3座大型水庫(佛子嶺、磨子潭、響洪甸)提供灌溉用水。其中佛子嶺水庫承擔的灌溉面積超過220萬畝。下游受益范圍包括霍山縣、六安市、壽縣、肥西縣、長豐縣、合肥市等。年均提供灌溉用水11億立方米。為淠河灌區農田的穩產高產發揮了巨大作用。特別是干旱之年,更顯示出水庫抗旱保豐收的巨大潛力。

稿件來源:
編輯: 新聞中心
  相關新聞
   圖說霍山
霍山舉行農業產業化觀摩會
“假如我是你”
青山綠水一路歌
納涼晚會送“清涼”
   佛子嶺論壇
關于我們 | 廣告業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法律顧問 | 投稿信箱
主辦:中共霍山縣委 霍山縣人民政府 承辦:霍山縣委宣傳部
霍山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皖ICP備09026345號 皖網宣備070021號
辽宁35选7玩法